推荐MORE

观点|多方专家会诊:中国篮球的“病”还能再抢救一下?

观点|多方专家会诊:中国篮球的“病”还能再抢救一下?

广州恒大足球

脑瘫跑者4小时49分征服马拉松,基普乔格都为他送上祝福

日期:2020-06-12
我要分享
加列戈斯。肯尼亚选手科斯盖在芝加哥打破了尘封16年的女子马拉松纪录,而就在同一条赛道上,21岁的美国大三学生贾斯汀·加列戈斯步伐蹒跚地冲过终点,完成了另一项令所有人惊叹的极限挑战。4小时49分,这是罹患脑瘫的加列戈斯在芝加哥马拉松上的成绩。完赛后,这位21岁的年轻人笑得比任何人都灿烂,就像他自己所说:“42.195公里,很多人都觉得我不可能完成,但是我要证明,我们没有极限。”“我从不轻言放弃”在芝加哥马拉松鸣枪前的那个清晨,站在准备冲出起点线的人群中,加列戈斯看上去和其他跑者并无二致。高挑而瘦削的身材,暗金色的短发和沉静的表情,这一切都很难和“脑瘫患者”这个标签联系在一起。然而在鸣枪起跑后,他却是那样的与众不同——每一步都是脚尖内弯,脚跟外翻,双膝趋于并拢,摆臂时双手并不能举高,而是垂在身体两侧摆动。从小罹患脑瘫,塑造了加列戈斯的运动姿态,即便他跑得比很多大众跑者都要快,但依然看起来显得摇摇欲坠。这其实也是加列戈斯的父亲布伦特在多年来一直陪跑时最担心的事情——拥挤的赛道很容易致使加列戈斯摔倒。正因如此,加列戈斯在芝加哥马拉松的赛道上按着父亲的计划小心翼翼地跑着,他以每公里5.6分钟的配速前进,靠着赛道的一侧,为后面批次的精英跑者让路。就是在这样的计划之下,加列戈斯顺利跑完了第一个5公里,用了26分钟。然而,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在2小时2分跑完21公里之后,加列戈斯的速度明显放慢了。尽管他在最好的状态下能以1小时56分跑完半马,但是这是他第一次挑战全程比赛。到了30公里的时候,加列戈斯的配速已经放慢到了接近7分钟每公里;而到了35公里之后,他的配速更是降到了8分钟每公里,这其实就和正常人稍微快步一点走路的速度没什么差别。但重要的是,不论自己的状态多么不理想,加列戈斯都没有停下脚步,即便他知道自己最初设定的“4小时完赛”的目标早已经不可能实现。“我从不轻言放弃,因为我觉得田径给我的帮助和支持,远远大于伤痛和苦难。”在加列戈斯艰难冲过终点线后,时间定格在了4小时49分钟,那一刻,他的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跌倒了,就再爬起来“没有极限”,这是加列戈斯最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一个身体健全的普通人根本无法想象,脑瘫患者要完成一场马拉松是多么艰难的一项挑战,这是因为在对抗体能消耗带来的各种不适之前,加列戈斯首先要战胜的是疾病对身体运动能力的巨大影响。作为一名从小就罹患脑瘫的孩子,加列戈斯在幼儿园时就要借助器械帮助自己走路,并且要长期接受各种治疗和矫正。由于脑瘫,加列戈斯从来没有感受过自由自在奔跑的感觉,他对运动的热爱必须以不停的摔倒作为代价……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抱着一个在别人看来有些“不切实际”的梦想——“我想要成为职业运动员。”进入高中后,加列戈斯选择的抗争道路是足球。但父亲布伦特担心这项运动的风险过高,最终劝说加列戈斯选了相对更安全的跑步。只不过,对于一位脑瘫患者来说,跑步也依旧艰难。这不仅因为他的耐力和协调性远不如正常人,更是因为脚尖内弯的体态,造成他容易摔倒,在运动中受伤更是常事。但加列戈斯从没有因为摔倒而放弃跑步。轻伤,他就爬起来继续跑;伤重一点,他就和父亲回到家里清创包扎,休息两天然后重新回到跑道。“跑步并不容易,人们都会摔倒、受伤,甚至呕吐,总是要吃苦的,这些事情不会让我停下。”随后,越来越快的速度就是他努力的回报,从高一到高三,加列戈斯5公里的成绩足足提高了4分钟。“所有的训练时间、所有的血汗和泪水,都是为了站在跑道上,准备发令枪响的那一刻。”2016年6月,在加利福尼亚州的田径锦标赛,加列戈斯赢下了残疾人组400米项目的金牌。“有人觉得残疾人做不到,他们的质疑就是对我的鼓励,我就要证明给他们看。”为残疾人寻求公平比赛的机会每一个励志故事的背后,其实都是常人意想不到的艰难、失败和苦涩。加列戈斯曾经将目光放在中长距离的比赛上,希望能够成为职业运动员,然而,他却一次次成为最后一名。于是,不甘失败的加列戈斯把目光转向更有挑战性的马拉松赛事。2018年春天,正是因为基普乔格“破2”挑战的鼓舞和激励,加列戈斯决定给自己定下一个小目标——2小时跑完半马。那年的4月,他在尤金的半马比赛中跑出2小时3分49秒的成绩,作为他人生的第一次半马,离目标只有4分钟不到的差距。而当他第二次站在尤金的跑道上时,他就成功跑到了1小时56分钟36秒,顺利完成了自己的“破2”。终于,加列戈斯的努力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和认可,他迎来了跑步人生的转折点。2018年10月,在一次学校训练之后,一名鞋类装备经理约翰·道格拉斯代表耐克公司为他送上了一份三年期的签约合同。刚刚抵达终点的加列戈斯还没缓过气来,听到这个消息后,捂住了嘴开始抽泣,然后在队友的祝福掌声中,跪地痛哭。不过,伴随幸福而来的是别人的质疑,不少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质疑加列戈斯能够得到这份合约只是耐克希望博眼球,也有网友质疑这次签约只是双方的利益互换,更有甚至嘲讽加列戈斯,“你能看得懂合约里的文字吗?”“带着疾病长大,成为职业运动员的梦想就像爬珠穆朗玛峰一样艰难。”加列戈斯并没有因为质疑而动摇他对跑步的坚持和热爱,“成为职业运动员的确不是幻想,但是机会的确不站在你这边。”至此,加列戈斯不再是一个踽踽独行的跑者——他跪地痛哭的画面在美国最大的视频网站上播放了57万次;他本人登上了《体育画报》的头条,ESPN和《Runner’s World》报道了他的故事;甚至连基普乔格本人都转发了《体育画报》的报道,并在社交媒体上送上祝福:“恭喜贾斯汀,你值得这一切。”如今,加列戈斯还有更远大的目标——那就是为残疾人运动员争取平等的比赛机会。芝加哥马拉松赛上,加列戈斯面对媒体镜头,一字一顿地留下了这句话:“我的名字,叫贾斯汀·加列戈斯,我想要通过为残疾人运动员争取平等的参赛机会,来改变这个世界。” 责任编辑:腾飞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